首页 非遗动态 文章内容

  乌丙安先生这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论与方法》的论著中,有一篇文章题目为“思路与出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热潮中的中国民俗学”。在新世纪初非遗保护热潮中,不单是民俗学面临着思路与出路问题,整个非遗事业的推进也都一样面临着思路与出路问题。乌老的这本论著,其所有的篇章实际上也都是探讨和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思路与出路问题。

  都说“思路决定出路”。有什么样的思路,就决定了会找到什么样的出路。要开创出一条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出路,就需要独具一格、与时俱进的保护理念和思路作引领。乌老长期从事民俗学基本理论的探索,调查采录实践,研究方法的更新和学术领域的拓宽,非遗与民俗学的相通相融,让他从民俗学家迅速转换到非遗保护拓荒而得心应手,举重若轻。


一、担纲起草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总普查大纲

  乌老这本书,最打动我的是附录部分他所起草的四个大纲。请大家注意,这四个纲,是乌老于2000年到2002年参加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组织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筹备工作中写下的文字资料,那个时间节点是新世纪初,我国的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以及之后的非遗保护工作还没有正式启动,联合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也还没有出台。所以,乌老的工作是开创性的贡献!

  再请大家注意,这四个纲,一个是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总普查大纲(草案,下同不赘),这是多么大的概念!第二个是中国民俗普查分类大纲,又是多么纷繁复杂;第三个是农耕村落民俗普查提纲,是一个村民俗文化空间、文化生态、文化事象的典型剖析和调查;第四个是后沟村民俗普查提纲细目, 这是要落脚要接地气要有针对性要顾及自然生态环境的普查。这四个纲是从大到小,从面到点,由表及里,由浅入深,逐步深入深化;而且都需要通体构思,整体设计,系统思考,条分缕析。乌老做出这四个纲,你说他容易吗?

  另请大家注意,乌老出生于1929年,到2000年他的年纪已是71岁,算上年纪了吧!本来牵头或者主笔民间文化遗产等等诸如此类的普查大纲,应该是体制内年富力强的干部的事情,而乌老古稀之年了,却依然要挺身而出担纲主笔,看来这项工作全中国也真的就非他莫属了!这四个纲,打动了我,也震撼了我。


二、推进非遗的科学化管理和规范化操作

  我将乌老有关非遗保护工作规则方面的指导性讲演或文章,合并同类项,有六篇。其中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界定与分类认定》,《非物质文化遗产田野作业的指导原则、方法和注意事项》,都是乌老的经验之谈。特别是在当时各方面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定义、范围还处于似懂非懂、模糊不清、把握不准的状态下,乌老的研究和指导很有现实意义。

  又如,乌老撰文《撰写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报文本的要领》,《关于文化空间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报与评审的建议》。对于各级文化行政部门来说,保护项目的认定和评审是个关键性工作,指导非遗项目的申报、评审工作就显得十分重要。

  再如,乌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规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科学管理及操作规程》,这两个规程有很强的针对性、指导性、科学性。科学化管理和规范化操作,已成为推进非遗科学保护和科学管理的当务之急、重中之重。“这项管理只能加强,不可草率从事”。


三、非遗保护的国际视野

  乌老是世界级民俗大家,曾在十多个国家讲学讲课,他的学术视野和理论思维也是立足于学习国际先进经验,从世界角度看问题。乌老强调,要学习国际先进经验,做好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他呼吁,文化保护,立法先行,这是所有先进国家保护民族民间文化遗产首要的成功经验,也是当务之急。他举例,日本1950年就颁布了《无形文化财保护法》;过了10年,韩国也出台了《无形文化财保护法》。日韩两国现代化程度高,但是传统文化得到很好保护,而且传统风俗习惯浸淫在国民的日常生活中。日韩运用传统文化发展文化产业取得了很大成就,传统文化产业成为国家战略性支柱产业。

  乌老介绍,日本建立了从县市到乡村覆盖全国的保护重要无形文化财产的专业协会,凝聚了千万民俗文化艺术的传人,从事乐舞表演和传承活动。像各地有名的狮子舞保护协会、田乐保护协会、太鼓舞保护协会、人形地戏保护协会等等数以千百计,都使民间文化遗产保护得到长期有效的保证。此外还有一系列的保护制度和作法值得借鉴。

  韩国的端午祭让老爷子印象深刻,原汁原味的典礼仪式和炫目的传统歌舞,彰显着韩国人对端午节的历史尊重和人文理解,同时也让他为国内的申遗进展焦急不已。乌老提醒,韩国已经对中国的“祭孔”、“春节”、“汉字”等表示出极大的欲望。乌老说,很多文化遗产,中国有外国也有,谁都可以申报文化遗产,而我们所要做的工作就是,既要积极抢救文化遗产,也要更好地依法保护文化遗产。

  乌老指出,国外值得我国学习借鉴的文化保护措施很多,只要我们认真汲取和借鉴,一定会对我国的非遗保护产生巨大的助力。



四、非遗保护中“文化细节”的重要性

  非遗该怎样保护?核心问题是工作要抓落实,而且必须从细节做起。乌老爷子书中有篇文章《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文化细节”的重要性》,看过这篇文章你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做学问。

  什么是“文化细节”?乌老举例说,民间皮影艺术,这个项目是由若干子项目组合成的一项体系完整的文化表达形式:有雕刻、制造皮影人形,有影戏说唱卷本,有影戏演出场景设置,有操作影人表演,有影人配音说唱(念白、唱腔),有影戏乐队伴奏(乐器、乐谱),有师承传艺学艺制度,有演出活动规范,有影戏观众看戏的风俗习惯……(此处删去三百字)这许许多多细小的过节,就叫做“文化细节”。

  这段文字我很想整个抄袭,但无奈实在长了点,只好删去不少。一个皮影戏的项目调查,就要考证这么多的细节,要做到扎扎实实地一个细节接一个细节地追踪、考察、询问、摸清,直到把所有的细节都摸个清楚,都查个明白,才可能对这位老艺人的精彩技艺的特点、水平和价值有一个准确的评估。

  乌老说,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精华所在,往往都表现在它的“文化细节”的艺术精湛或技艺超群上。正因为众多艺人在同一种文化形式的表演中,在关键性的文化细节上有各种差异,所以才出现了不同艺人的风格和流派,或者产生了不同的艺术等级或技术等级的差别。

  乌老提醒,必须牢牢记住:把握“文化细节”是进行无形文化遗产项目普查的重要法宝,是最佳技巧和手段。老爷子并强调,“文化细节,不仅在进行遗产项目普查过程中,在民族民间文化遗产代表作的认定过程中十分重要,在对文化遗产实施保护过程中,在建立非物质遗产数据库或档案资料过程中,也都是十分重要的。”



五、民俗保护研究的崇论宏议

  乌老是著名民俗学家,这本文集收录了乌老关于民俗学和民俗保护的多篇著名文章。大致可分为三方面内容。一是民俗的普遍性规律的研究。如《俗信——支配中国民俗生活的基本观念》,《中国民俗文化的根基及其深刻影响》,《中国民俗文物学的创新与开拓》,《世纪的民俗学开端: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结缘》等。在这些文章中,乌老有不少崇论宏议、建言献策。

  二是传统节日保护研究。如何把传统节日活化是民俗文化研究的重要课题,乌老有一篇文章《民俗日历:唤醒传统节日的文化记忆》,里边有不少知识点,很值得一读。关于春节,乌老有三篇文章,《中国春节传统行事:祭典与庆典的严密组合》,《唤醒记忆:重新装点年节文化空间》,《烟花爆竹的文化震撼》。“烟花爆竹”这一篇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引起众多共鸣。另外,关于端午,中秋,乌老发表了《文化记忆与文化反思——抢救端午节原文化形态》,《唤醒记忆:中秋节民俗文化遗产的原形态》。大家注意,这两篇文章中都强调了“唤醒文化记忆,抢救原文化形态”!

  三是民俗项目研究。民俗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最接地气、与广大群众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一种文化形式。乌老在著作里对《孟姜女传说》、传统木版年画、灵岩寺千佛殿造像艺术、妈祖祭典、天津皇会等项目的杰出价值、文化空间、保护的关键等进行研究,真知灼见,发人深省,让人深思。

  乌老指出,建设富足的经济社会绝不应该以抛弃传统民族民俗文化财富为代价,因为那样做必将大大损伤民族元气和民族精神,使完成民族复兴大业变成一句空话。


六、“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不等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区”

  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是一个新生事物,如何全面、深入、可持续地将这一工作向深度和广度拓展,避免其流于形式?对于这个非遗事业发展中的重点、实践中的难点问题,乌老结合闽南文化生态区、中国山岳文化生态保护,结合文化空间保护、文化整体性、文化圈理论等进行研究和探索。

  乌老认为,“‘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不等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区’,它至少还包括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物质文化遗产及其资源保护和其他人文精神财富保护等。”

  文化生态保护区里,自然环境的保护是重要前提。那些自然生态遭到严重破坏、文物遭到严重损毁、非遗消失殆尽的地区,就没有资格申报建立保护区。

  再比如,有些地区申报保护区的意图,是以建立保护区为名义,用来打造非遗旅游区,打造非遗产品的“品牌效应”,很少关注保护与传承,而不是把重点放在提高广大民众对自身文化生态长远保护、继承发展的全面需求和高度文化自觉上来。对于这样的地方申报文化生态保护区也不应当支持。

  乌老指出,把各种非遗项目作为点,把普遍的丰富的日常文化生活作为线,串联起所有的文化链,最后形成独具特色的文化生态圈,由民众自觉保护、政府依法实施保护,这才是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正确目标。

  乌老爷子老骥伏枥,思维深邃,指点迷津,指引路径。他的这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论与方法》,有着鲜明的时代性,反映了新世纪初我国非遗保护的思考轨迹和实践特征,并总结出了一系列具有规律性的认知;体现了指导性,为当下和未来非遗事业建设与发展提供历史借鉴和理论资源;也充分体现和反映了乌老的个性,搞学术做学问干事业,它应该是一种老老实实、严谨缜密、又勇于批判和创造的精神。

  正确的工作思路和方法是做好工作的关键。这思路必须切合实际,符合当下的环境条件和自身条件。非遗事业起初是这样,今后的发展更是这样。

  来源:光明网-非遗频道


上一篇:为什么很多非遗虽然受到了保护,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下一篇:【传统技艺】自贡井盐深钻汲制技艺(自贡市)(国家级)